青岛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表现形式及辩护策略

 
近期,随着扫黑除恶打击力度的加强,青岛地区也加大了对非法集资类案件的查处力度,多家非法集资平台如“爱福家”养老服务平台、大德通投资等相继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大量平台高管、业务人员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事拘留。现崇鼎刑事辩护团队结合实务操作,就当前青岛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表现形式,根据辩护实务,就如何进行有效辩护进行梳理总结,供大家参考。

一、青岛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常见情形

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结合青岛市审判实践,我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主要呈现以下表现形式:
(一)以高额付息方式吸收不特定公众存款
案例:马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2011年起,被告人马某某在未经有关部门批准不具备面向社会公众吸收存款资格的情况下,以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为名,通过朋友黄某甲、纪某、周某乙等人推介和相互介绍的方式,并承诺给予月息2-3%的高息,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存款。被告人马某某先后向苏某等10余名存款人吸收存款共计人民币500余万元。法院判被告人马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二)以转让林权并代为管护等方式非法吸收资金
案例: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刘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2004年始,被告人刘某某以聚隆基公司的名义,采用“出售林权”和“合作托管”的方式向社会非法吸收资金,并通过报刊、媒体、口口相传的方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宣称投资速生林的高回报,以每7年为周期、5亩为单位、每亩人民币5000元至6000元不等的价格向社会公众出售聚隆基公司种植的林木,承诺到期后保证每亩出材量不低于10立方米,每亩可以获得5000元左右高回报,吸收社会公众到聚隆基公司投资购买林权。经审计,自2004年4月至2007年12月聚隆基公司累计从1373个自然人吸收公众资金9280万余元,已返还6406万余元。法院判决:被告人刘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
(三)不具有销售商品、提供服务的真实内容或者不以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为主要目的,以商品回购、寄存代售等方式非法吸收资金  
案例:孙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2010年8月,被告人孙某某加盟北京三赢吉某科技有限公司,在青岛成立北京三赢特约SY00137号代理店,并登记成立了四方章某纺经销部。后孙某某以该代理店的名义对外吸收公众存款。吸收存款的方式为,投资产品体验费每份5500元,缴费1个月后返还3000元,第二个月返还2500元,另外每份再给450元服务费,还提供一些产品体验。期间,孙某某共吸收180余人存款共计人民币4200余万元。
法院判决:被告人孙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追缴被告人孙某某的违法所得,用于退赔集资参与人的经济损失,不足部分责令被告人孙某某继续退赔。
(四)以投资入股的方式吸收社会公众存款
案例: 陈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案。
2011年4月至8月份期间,被告人陈某某等人通过组织参与推介会等方式对外宣传,以每投资UD国际投资有限公司7万元,两个月返还本金,并赠送50000股公司股权的高额回报为诱饵,向社会不特定人员孙某等21人非法吸收存款,共计人民币305万余元。法院判决:被告人陈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五)以委托理财的方式非法吸收资金
案例: 宋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2009年5月,张某(另案处理)注册成立青岛荣鼎联合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后通过《青岛早报》、《青岛半岛都市报》、青岛电视二台等媒体发布融资广告向社会公开宣传。2009年11月,被告人宋某某应聘到青岛荣鼎联合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担任业务经理。2011年8月至2013年4月期间,宋某某直接向前来咨询的群众介绍讲解公司及融资情况,以签订《理财合同》的形式,承诺按月息1%-4%不等的高收益为诱饵,向社会不特定人员杨某等247人非法吸收存款共计6400余万元。法院判决:被告人宋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违法所得20万元依法予以追缴。
(六)以投资经营项目为名吸收公众存款
案例: 叶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2010年至2012年期间,被告人叶某在李志玲(另案处理)的指示下,对外宣传哈尔滨天业高新技术产业有限公司收购了哈慈集团,并且有电动车生产基地、硅能电池等项目,借款给天业公司没有风险且能获得高额回报,以4%-6%的高息为诱饵,并辅以介绍人发放“管理佣金”、“额外补贴”的方式,通过直接或间接介绍的途径,向社会不特定人员杨鹏等66人非法吸收存款共计3900万元。法院判决:被告人叶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十万元。
(七)为放贷非法吸收社会公众资金
案例: 曹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2014年6月份,被告人曹某某注册成立山某XX投资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并建立“XX财富网站”。2014年6月至2014年11月,被告人曹某某以山某XX投资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的名义,利用网络宣传推广其“P2P”投资模式,以投资理财的名义吸收存款,并承诺高额回报,通过其公司运营的“XX财富网站”采取发放虚假借款标、低进高出转贷等形式非法吸收闫某某等460人资金共计人民币33107689元,至案发,尚有317人的资金人民币12360110元未返还。
法院判决:被告人曹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被告人曹某某非法吸收的资金人民币12360110元,继续向被告人曹某某追缴,发还各集资参与人。

二、律师辩护策略分析

(一)无罪辩护策略
1. 从犯罪嫌疑人不具有主观故意的角度进行无罪辩护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构成犯罪的要件之一,系需要当事人明知是非法吸收存款而实施吸收资金的行为。根据2019年1月30日《公检法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认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具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故意,应当依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任职情况、职业经历、专业背景、培训经历、本人因同类行为受到行政处罚或者刑事追究情况以及吸收资金方式、宣传推广、合同资料、业务流程等证据,结合其供述,进行综合分析判断。
因此,对于部分从业时间短,级别低,无相关职业背景的员工可以从主观故意的角度考虑辩护方案。
2.从是否具备非法集资的四个条件进行无罪辩护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需要同时具备以下条件:
(一)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
(二)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
(三)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
(四)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因此,对于不具备以上条件之一的案件,可以从以上四个条件考虑辩护方案。
3.从非法吸收存款的数额达不到犯罪标准进行无罪辩护
根据刑法和司法解释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达到以下标准的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1)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2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
  (2)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对象30人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对象150人以上的;
       (3)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
   (4)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因此,在代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的时候,需要仔细审核犯罪数额,对于部分不应当计算在当事人名下吸收的资金,应积极沟通进行排除。
(二)罪轻辩护策略
1.以单位犯罪着手进行罪轻辩护。
根据2019年1月30日《公检法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单位实施非法集资犯罪活动,全部或者大部分违法所得归单位所有的,应当认定为单位犯罪。判断单位是否以实施非法集资犯罪活动为主要活动,应当根据单位实施非法集资的次数、频度、持续时间、资金规模、资金流向、投入人力物力情况、单位进行正当经营的状况以及犯罪活动的影响、后果等因素综合考虑认定。”
2.严格筛选人数准确认定吸收资金数额进行罪轻辩护。
 根据2019年1月30日《公检法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以行为人所吸收的资金全额计算。集资参与人收回本金或者获得回报后又重复投资的数额不予扣除,但可以作为量刑情节酌情考虑。”
因此,辩护律师在代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时要重点审查认定的数额里面是否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证据:(1)涉案主体自身的服务器或第三方服务器上存储的交易记录等电子数据;(2)会计账簿和会计凭证;(3)银行账户交易记录、POS机支付记录;(4)资金收付凭证、书面合同等书证。对于仅凭投资人报案数据不能认定吸收金额。
3.从吸收资金用途及未兑付金额角度进行罪轻辩护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资金,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作为犯罪处理。”根据《山东省量刑指导意见》规定:“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根据案发前后已归还的数额,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
因此,辩护律师在代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时,应重点梳理当事人吸收资金的具体用途以及案发前目前尚未归还的数额,以此进行罪轻辩护。
4.从当事人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角度进行罪轻辩护
根据2019年1月30日《公检法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应当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依法合理把握追究刑事责任的范围,综合运用刑事手段和行政手段处置和化解风险,做到惩处少数、教育挽救大多数。行为人的客观行为、主观恶性、犯罪情节及其地位、作用、层级、职务等情况,要综合判断行为人的责任轻重和刑事追究的必要性,按照区别对待原则分类处理涉案人员,做到罚当其罪、罪责刑相适应。对于涉案人员积极配合调查、主动退赃退赔、真诚认罪悔罪的,可以依法从轻处罚;其中情节轻微的,可以免除处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作为犯罪处理。”
因此,辩护律师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辩护过程中,对于分公司的部门负责人可以考虑从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从犯作用进行罪轻辩护
5. 积极协调当事人退赃、退赔争取罪轻
根据《山东省量刑指导意见》规定:“对于退赃、退赔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退赃、退赔行为对损害结果所能弥补的程度,退赃、退赔的数额及主动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
6.综合运用自首、立功、如实供述等情节进行辩护
根据《山东省量刑指导意见》规定:“犯罪事实或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主动投案自首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
因此,辩护律师在代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过程中对于有自首、立功、如实供述情节的需要重点审核争取相关罪轻辩护。 

相关案例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客服时间:9:00-24:00

 

QQ
客服

 

QQ: 3380361549
7*24 在线客服

 

服务
热线

 

400-808-5997
7*24 服务热线

 

微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