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财产协议的效力及性质认定

基本案情:
    
张某、冉某于2005年5月份在北京相识恋爱,2006年7月在青岛登记结婚,张某系再婚,冉某系初婚。婚后双方并未生育子女,婚后主要生活在青岛。2008年2月,双方因故产生矛盾,发生争吵,张某自2008年2月起离开双方共同居住的房屋,双方分居至今。张某于2008年11月向法院起诉要求与冉某离婚,法院对张某的离婚请求不予准许。现张某再次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诉至法院,要求与冉某离婚。
    在庭审过程中,冉某表示双方曾于2006年5月签订一份《财产约定协议》,且由一名律师出具了见证意见书。该协议书第一款约定:“甲方张某自愿将自己所有的婚前财产人民币100万元赠与乙方冉某,张某承诺婚后每年年底支付人民币10万的方式支付给乙方冉某,直至100万付清。如果期间婚姻发生变故,自离婚之日起甲方不再支付乙方剩余款项…”;第二款规定:“甲方张某自愿于婚后一个月内赠与乙方冉某婚姻礼金人民币80万元…”对此,冉某表示,张某仅按照协议书的第二款内容向其给付了结婚礼金80万元,对于第一款从未履行过。张某认为该协议书的约定远远高于正常婚姻中发生的财产关系的合理数额,冉某是基于婚姻骗取张某的财产,张某已经支付给礼金80万元,故不同意继续履行该份协议书。

法院判决:对冉某要求张某继续履行协议的请求,不予支持。

律师意见
    判断该份协议是否有效的关键在于:其一,协议的签署是否出于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二,协议是否具有《合同法》关于无效合同规定的几类情形,比如以欺诈、胁迫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或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或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或违法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等。本案中双方于婚前对财产的归属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并将该意思表示以书面协议的方式固定下来,双方均签名,同时还邀请了一位律师作为见证,由此可认定,该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而且协议内容并不涉及国家、集体或第三人的利益,也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需注意:认定婚前财产协议的性质是判断协议是否必须继续履行的前提。从财产协议的内容来看,协议中显见“赠与”的字眼,这足以表示张某赠与冉某财产的真实意思表示,由此可认定该协议本质上是一份财产赠与协议,而非真正意义上的约定财产制。该婚前财产协议是一份有效的财产赠与协议,可适用《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有关赠与合同的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合前款规定。”因此本案张某在实际转移财产之前不愿再继续履行赠与协议,符合该条款撤销赠与的规定。
 
 
 
 
 
 

相关案例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客服时间:9:00-24:00

 

QQ
客服

 

QQ: 3380361549
7*24 在线客服

 

服务
热线

 

400-808-5997
7*24 服务热线

 

微信

Top